• <tr id='BW7G29'><strong id='BW7G29'></strong><small id='BW7G29'></small><button id='BW7G29'></button><li id='BW7G29'><noscript id='BW7G29'><big id='BW7G29'></big><dt id='BW7G2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W7G29'><option id='BW7G29'><table id='BW7G29'><blockquote id='BW7G29'><tbody id='BW7G29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BW7G29'></u><kbd id='BW7G29'><kbd id='BW7G29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W7G29'><strong id='BW7G29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W7G29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BW7G29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BW7G29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W7G29'><em id='BW7G29'></em><td id='BW7G29'><div id='BW7G29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W7G29'><big id='BW7G29'><big id='BW7G29'></big><legend id='BW7G29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W7G29'><div id='BW7G29'><ins id='BW7G29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BW7G29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BW7G29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BW7G29'><q id='BW7G29'><noscript id='BW7G29'></noscript><dt id='BW7G29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BW7G29'><i id='BW7G29'></i>
                当前位置:
                首页
                >> 要闻 >> 召文台
                应似飞鸿踏雪泥


                发布日期:2020-08-04 08:56 访问次数: 信息来源:文〗登区政府 字号:[ ]


                屈钰明

                  周末的时候,我清理了一下自己的邮箱,一封一封地看邮件,删掉那些或过时的或无用的。其中有一封是写给一位确定不返校的同学的。信的前半部分是老套的问候与关心,着实乏善可陈。而在信的最后,我写道:“返校以后,我会帮你拍一些学校的照片,留作纪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目光扫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不禁哑然失笑。我清楚○地记得,发送这封邮件的那天,学校终于发布了返校通知。我第一时间买好了车票,和室友约好了返校之后的活动。我们要在校园的各个角落拍照,要去食堂吃阔别已久的美→食,要记得去图书馆还书……末了我还感叹,当初放寒假离ω 校的时候,哪里能想到六月了还没有返校呢。过去总想待在@家,现在倒是十二万分地想回学校了。我们还开玩笑说,从没有哪一刻这么热爱学校。

                  前些日子,学校要○制作毕业相册,让同学们找一找那些有纪念意义的照片。我没有存照片的习惯,往往发完朋友圈就删掉了,于是只能从2017年9月的朋友圈开始找。室友手上的照片也不多,于是我们便互通有无。一来二去,居然翻出了很多快要忘却的记忆——有一起□去爬慕田峪长城的,有去逛后海的,还有一看就令人食指大动的美食照片。最有趣的一张是我们一起去河西走廊地区实践时拍的,那天天气很不好,天灰蒙蒙的,又刮着风,大家都缩成一团,后来我们开玩笑说这张简直是逃难照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我们一边发照片,一边回忆,然后一直互相发送着“哈哈哈哈”,好像不会说别的话了似的。我一面打字一面想,她们大概和我一样,如果不告▲诉自己“这张照片太好笑了”,一定会哭出来吧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本→来的计划里,我们会用这最后的一个学期好好告别。秋季学期,我们几个过得颇有些“兵荒马乱”,忙着写论文、投简历、找工作、准备考试……明明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可是∏能说话的时间却少之又少,甚至于有一天下午,午睡醒来,大家都懒洋洋地不愿下床,卧谈了一会儿,一∮个室友感叹道:“难得今天咱们四个人都在宿舍。”我们仔细回忆了一下,发现还◥真是这样。自9月开学以来,我们或在自〓习室,或在图书馆,或上辅导班,或去外□地面试,鲜少有闲下来的时候。至于同时在宿舍的情况,更是少之又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过,当时的我们▂对这种状况则是一笑置之,因为大家都认为,到了春↑季学期,我们的去向会陆续尘埃落定,等交了论文,也就会有更多空闲的时间一起出◣去逛一逛北京了々。所以每次定下的玩乐行程因为各种原因取消时,大家总是互↓相安慰“下学期还有机会,还有时间”,并不放在心上卐。寒假离校时的那句“下学期见”也显得漫不经心,因为』总想着,不过是一次司空见惯的离别而已,过了年又能再见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人生大概总是这样,充满︼着不确定。在约着“下学期见”的时候,我在心里勾勒过最后⌒一个学期的图景——那个爱去图书馆的室友,早早地就起床收拾停■当,而我们还懒散地瘫在床上;那个爱√好美食和美景的室友,会在一个阳光很好的午后约我出去玩,说走就走;那个喜欢看剧的室友,会眉飞色舞地给我们讲剧里好≡笑的情节。到了晚上,我们四个开好空调爬上▃床,开始进行“卧谈会”,从娱★乐八卦,到情感家庭,以及感兴趣的专≡业问题……这些景象,在过去的两年半中发生过无数次,在最后的半年中也会是∞常态——我曾经一直这么相信着。然而这最普通、最寻▂常的日子,终究悄无声息地溜走了,再也没有☉出现,也不会再回来。也许】将来我们还能聚在一起,还能开“卧谈会”,但是∩总归是不一样的。那种学生时Ψ代的心情,终究不会再有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南方的雨总是下个不停,在等待返校的几个◥月里,我甚至不知道是我先返校,还是▓天先放晴。宣布返校紧急暂停的那一天,我终于发现自己是一个仪式感很强的人。我想∩到自己的研究生阶段就这样草草地结束,突然很是难过。我没有哭,只是默默地盯着手机屏幕,愣了好一会儿,然后退掉了返京◣的车票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回去了,日子还是照样过,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,或∮是等待签约,或是实习,好像毕业不是什么大事,反而是一个可有ζ可无的小插曲而已。毕业典礼那一天,师姐问我看线上直播了吗,我说没有。其实那天早上我想了很久,在直播开始∞的最后一刻放弃了观看的念头。我知道自己ω 是一个胆小鬼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天起,我开始明白“泥上偶然留▲指爪,鸿飞那复计东西”这两句诗。我』记得高中毕业的时候,很多班级都会一起办一个聚会,老师也会到场,说得好听一些↙,叫做“谢师宴”。不过这场宴会在我们学生之间有一个诨名,叫“散伙饭”。我【不清楚当年其他班级的情况,但我记得我们班是没有办的。因为班主任说,“没吃散伙饭,就不算散」伙。”于是我想,只要没看毕业典礼,我就可以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,我还㊣ 没毕业。可是再怎么欺骗自己,我都会为了匆匆的▆别离而伤心,会害怕不确定的未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觉得自己什么都还没做,还没准备好,还不够坚定,还没有足够的勇气面对未来,就被推着往前走。但也许人生就是这①样,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做好万全的准备然后№开工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我会很想念这段时光,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,要继续往ζ前走。这是自己的人生,一定会遇到很多困难,也会有很多不如意,但是总要∴走下去,没有人可¤以代劳。即便我还没有准备好,即便我无数次地想打退堂鼓,也要走下去。






                责任编辑:曲海萍





               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               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